再看各大门派那些武林青年,简直嫉妒的发狂,整个少女队成员任由这小子挑选,甚至部收了都可以,太幸运了。

瞧瞧这些水灵灵的少女,无论模样还是身材简直没得说,无论哪一个都让人垂涎三尺,都归了姓林的小子,没天理啊!怪不得对方愿意加入长生教,待遇太好了。

甚至有些弟子暗自寻思,不知道长生教还招人不,若是加入怎么才能成为尊者,达到林阳的地位就可以,岂不是妙哉。

就在众人惊诧之际,又有声音从山下传来,让人头皮发麻,有点阴嗖嗖的,分明就是鬼哭狼嚎。

“幽冥殿少殿主驾到!”

众人扭头看去,目视着一支队伍顺着台阶走上来,为首者赫然是少殿主陈晓玄,披着黑色斗篷,上面绘有许多白色骷髅头,给人以阴森恐怖的感觉。

后面尾随的百余名幽冥殿成员,打扮的非常怪异,有的仿佛尸体穿着寿服,有的如同女鬼披头散发,也有的装成小鬼,仿佛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似的。

这些家伙几乎都是丑陋不堪,却以为自己很酷,正应了那句话,“丑人多作怪!”

陈晓玄脸色白中泛青,仿佛常年不见天日似的,满眼倨傲之色,率领众多手下来到长生教旁边,瞥了眼龙芊芊,不由得心中暗赞。

这女人真是美得很呀,都说长生教主天寿是个糟老头子,却有如此艳福,娶了一位小娇妻,老不死的简直就是糟蹋好东西。

顺带着,陈晓玄目光在林阳身上掠过,心里很是不爽,小崽子加入长生教做卧底,倒是混的风生水起,颇有些能耐。

这一次武林大会,应该是史上最的省会,紧接着,逍遥派掌门人丁自在亲自率领众多弟子抵达。

圆脸漂亮美女光滑肌肤百褶裙露美腿养眼写真图片

人还没到,就听到男女掺杂的声音,“逍遥神仙,法力无边,威镇寰宇,洪福齐天!”

不说别的,这气势已经让人为之忌惮。

只见四个彪形大汉穿着黑衣,脸色铁青,凶恶的如同猛兽,用木杆绑在摇椅上,抬着走在前面。

摇椅上半躺着一人,鹤发童颜,手持羽毛制成的逍遥扇,轻轻摇动,吹拂着白色胡须,宛若老神仙似的,正是逍遥老怪丁自在。

后面跟着百余名弟子,涵盖了男女老少,或头发染成各种颜色,或穿着奇装异服,完就是不分年纪的杀马特,简直让人觉得滑稽可笑。

丁自在坐直了身躯,目光所及,看到了众多门派,便用扇子一指,哈哈笑道:“长生教和幽冥殿也来了,妙极了,咱们过去那边。”

不光逍遥老怪派头极大,又有声音自台阶那边传来,“古墓传人,神雕公子驾到!”

吸引了林阳注意,小舅子来了。

龙芊芊秀眉紧蹙,心里暗自埋怨,怎么回事,杨傲也来凑热闹了,还这么张扬,你有什么资格招摇过市?

关于神雕公子,在江湖上也算是声名显赫,令众人侧目而视。

只见杨傲穿着一袭黑袍走在前方,陪在身边的是那头黑色巨雕,后面跟着数十位手下,果然非同凡响。

关键巨雕极为罕见,让杨傲显得很威风,趾高气昂的来到广场上。

看到情郎出现,蒋婧眼前一亮,含情脉脉的注视着,觉得杨傲气质出众,绝非别的青年可以与之相比。

与此同时,天空出现两只矫健的白雕,来回盘旋着,便有人喊道:“特约嘉宾,襄阳大侠驾到!”

便有一位庄稼汉似的中年男子出现,姓郭名庸,祖上赫赫有名,如今率领一双儿女以及十多位随从来到武林大会。

儿子就是少侠郭天龙,容貌普通,为人正直憨厚。

女儿郭芙蓉生的花容月貌,大眼睛水汪汪的,皮肤吹弹可破,宛若瓷娃娃似的,让好些男弟子目光炽热,又瞄上了这妮子。

郭庸作为武林大会邀请来的贵宾,受到最高规格的欢迎,左源昌等五岳派掌门亲自过来迎接,可谓给足了面子。

万众瞩目当中,郭天龙未免拘谨,有些不自在。

相比之下,郭芙蓉天真烂漫,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众多门派,觉得真热闹,太好玩了。

这妮子也在找熟人,看有没有认识的朋友过来参加大会,只是眼神扫视一圈,未免有些失望,都是陌生的脸庞。

尤其好些男人脸上的表情很猥琐,让她心里有气,觉得就是一帮混蛋,太可恶了。

忽然,郭芙蓉眼前一亮,用手指着长生教那边,惊喜的叫道:“林阳哥哥在那边呢,大哥,咱们快点过去。”

郭天龙也看到了,心中惊诧的同时,慌忙把妹妹拉住了,低声道:“他是长生教的人,就是所谓的邪魔之辈,向来与名门正派势不两立,你消停点吧。”

郭芙蓉嘟着红唇,不满的道:“什么呀,林阳哥哥为人很好地,怎么成了坏人。”

郭天龙唯有告诫妹妹,“你千万别过去,否则父亲定会责怪你,估计以后都不带你出来了。”

他这么一说,郭芙蓉只好作罢,无奈的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林阳骑坐在白虎之上,看出端倪来了,内心苦涩,自己已经成了人所不齿的坏蛋,简直糟透了。

此刻,还有重量级人物分别上山,分别为雪谷少主狄耀,身躯高大挺拔,穿着白色长袍,后面跟着上百名手下,都是白衣白裤,白晃晃的一片,颇具特色。

还有就是天魔狂少张宝默及其妹妹,在诸多高手的簇拥下过来了。

青年才俊接踵而至,还有一帮人结伴而来,分别为独行浪子西门晓野,白云城少主叶寂笙,通吃岛少主韦爵,满人第一勇士敖雄等人。

这些青年男女东张西望,打量着周围密密麻麻的门派成员,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。

看到这些朋友,林阳有心打招呼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现在是长生教成员,几乎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还是别连累他们了。

西门晓野也发现他了,兴奋的招手叫道:“林阳……”相比他的肆无忌惮,叶寂笙表现的非常成熟,沉声道:“你看清楚了,林阳是长生教成员,若与他攀上关系,恐怕要被正派成员仇视。”

“本少爷才不管那么多呢,林阳是我哥们,难道装看不见啊,这种不是人的事,绝对做不出来。

我过去了,你们去不去?”

西门晓野气愤的说道。

韦爵嘿嘿笑道:“当然去呀,管他什么门派,跟我们够意思就行了。

而且你没看见吗,长生教有好多漂亮妮子,不能便宜了他一个人。”

哥哥如此口无遮拦,让韦婷花觉得下不来台,气恼的叫道:“哥,你能不能有点正经的,别胡说了。”

: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