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兵排众而出,与梅伯相对而立。

这时候,北风怒吼中,鹅毛大雪忽然下了起来。

这气氛中带着一丝的萧索。

唐兵与梅伯就像是武侠里将要对决的绝顶高手。

不过看起来,梅伯是风烛残年,而唐兵则是正当壮年。

陈扬紧紧的盯着。

众考生更是看的目不转睛。

便在这时,洛宁眼神冷酷,一声令下,开始。

就在这时,梅伯动了。

他一动,身如残影。整个人绽放出强大的生机,气势。明明前一刻还老态龙钟,下一刻变成了杀人魔神。这气势的变化实在是骇人之极。

就像梅伯是隆冬的树木,吹开上面的枯叶,里面却是勃勃的生机。

拳意可断魂!

清纯可爱泳衣少女炎炎夏日为送福利

人从高楼摔下去,有时候不是摔死,而是吓死。高手的拳意,气势可以将人吓得肝胆俱裂。

张飞在三板桥上,一人吼退大军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唐兵面对梅伯的爆发,瞬间失神!他本来想巧招撑过三秒。结果这一下,所有招式都已忘记。

砰!

他只觉眼前一黑,胸口一闷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别说三秒,零点零一秒都没撑过。

说到底,唐兵的金丹虽然到了中期,但不过是力量上的提升。唐兵没有自己的道场,感动。

所以,在气势上,梅伯的突然爆发直接震慑了他的魂魄。

现场中,梅伯又垂下了头,像是恹恹的老头。一点也想不出他刚才出招的恐怖模样。

洛宁更是面无表情,又指了另一名考生。“来。”

“砰!”同样的,梅伯一拳将这名考生震飞。

洛宁眼中神色淡淡,有几名老爷子的孙子已经败了,直接带了孙子离开。

陈扬也完全看出来了,梅伯的修为是金丹中期。

不过梅伯的金丹中期和这些考生相比,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因为梅伯是手上累积了无数人命的。他的魔神道场恐怖无比。

这样的梅伯是很难对付的。

不是所有的金丹高手都能被称作陆地真仙的。

首先,这名金丹高手得有自己的历史沉淀,得有丰富的实战经验。

温室里培养出来的金丹高手,等于是象牙塔里,那些高分低能的学生,到了社会上,连普通人都不如。

当然,这么多考生中,也不是没有真正的高手的。

接下来的几场比试中,陈扬便见识到了真正的恐怖高手。

其中有一个叫做罗峰,罗峰是金丹巅峰的高手。这个罗峰,身材瘦削,个子很高。看起来三十岁左右。他周身散发出如森罗地狱的气势。

在与梅伯的比试中,他在三秒之内反而将梅伯逼到了下风。

三秒之后,罗峰收手,顺利晋级。

罗峰的修为太厉害了,陈扬深深的记住了他。

不过罗峰为人很冷,他没有多看任何人,直接冷淡的到了洛宁身后。

罗峰是第一个晋级的。

第二个晋级的是一个叫做李振的,李振看起来二十五岁,他长的很秀气,给人一种很圆滑的气质。他身形灵动,顺利撑过了三秒。

第三个晋级的叫做秦林,秦林年龄看起来二十八岁左右。

他给陈扬一种很敦厚的气质。

秦林是金丹中期的修为,练的是八极拳。他的拳法凶猛而稳重,一进一退自有章法。

无论梅伯怎么逼迫,他都是八风吹不动。

三秒之后,秦林顺利晋级。

随后,又有六人晋级。

第十个晋级的是司徒灵儿。

司徒灵儿轻松的应对了梅伯三秒。

这时候,现场之中已经淘汰了九个,晋级了十个。

最后一个就是陈扬了。

陈扬的实力看起来很弱,毕竟他是金丹初期。

考生中,金丹初期的基本都不堪一击。

这些晋级的,除了司徒灵儿和罗峰是金丹巅峰。其余的都是金丹中期!

如果陈扬晋级成功,那么陈扬就是这十一人中,修为最弱的一个。

洛宁脸色淡冷,没有任何表情。

陈扬排众而出,与梅伯相对而立。

随后,梅伯发动攻击。

陈扬这时候并不想过多展露实力,便以移形换影的身法闪开。随后又一个羚羊挂角躲避开梅伯的连续攻击。

转眼之间,三秒就已过去。梅伯连陈扬的衣角都没抓到。

如此,陈扬顺利晋级。

一百名考生到现在,晋级十一人。

洛宁随后说道:“今天的晋级考试就到这里,明天还会有一场考试等着们。过了之后,们便能正式成为神域的外门弟子。”

陈扬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接着,洛宁让身后的几名服务人员带众考生前去休息。

陈扬拉了司徒灵儿的手来到了司徒炎的面前,他喊了一声爷爷。

司徒炎微微一笑,说道:“去吧,去吧。”

他没什么多的话好说的。

陈扬便和司徒灵儿去了。

而司徒炎也向洛宁特使告辞离去。

服务人员先带着众人去集体宿舍落脚。

十一名考生,只有司徒灵儿一人是女性。

宿舍只有一个,一共十二张床位,是上下铺的。神域方面也没有为司徒灵儿单独准备一间。

这种时候,司徒灵儿也只能将就。

负责带领大家的服务人员叫做王顺,他三十来岁,美籍华人。以前在美国做过部门主管。后来应聘到了神域。

王顺很是严肃,一丝不苟。他对众人说道:“大家休息一小时,之后我会来带大家去食堂吃午餐。在这之前,请都待在宿舍里,不得随意走动。”

他说完之后,转身离开了。

众人各自找了床位。

陈扬找了个床位,然后让司徒灵儿去上铺。他就睡在下铺。

司徒灵儿对陈扬倒也是言听计从。这大概是之前的协议起了作用,再则司徒灵儿对什么也都不太在乎。

陈扬刚一躺下,他还没闭上眼,就感觉到有两人朝他走来。

陈扬立刻坐了起来,他便看见那给人圆滑气质的李振和一个叫莫武的年轻人走了过来。

莫武二十四岁左右,金丹中期修为,一身横练功夫相当了得。他的虎啸铁布衫,龙吟金钟罩火候很深。

因此,莫武这人有些傲气。

不过,到了这里,大家都是人中之龙。他的傲气也适当的收敛起来了。

陈扬微微意外。

李振和莫武走上前来,李振朝陈扬和煦一笑,说道:“陈扬兄弟,好。”

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名讳,来历。因为在之前晋级的时候,洛宁公布了名单的。

陈扬不解的看了李振一眼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也淡淡一笑,道:“李哥好。”

李振说道:“我们能坐的床么?”

陈扬戒备的看了李振一眼。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可不是小白。万一这两个人发神经把自己杀了。神域肯定也不会给自己主持公道,只能说该死。

再则,就算主持公道又有屁用。哥哥都挂了。

所以他直接站了起来,说道:“可以!”

他站起,让这两人坐。

李振不由微微一怔,随后笑着说道:“陈扬兄弟,真是个妙人。”

陈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李哥,莫武兄弟,们找我有事吗?”

李振与莫武也就不坐了,李振说道:“咱们能够一起走到这一步,也是缘分。所以想要跟陈扬兄弟亲热亲热。也许以后咱们都能一起进入神域呢?”

马上,另一边,一个叫做宁无缺的考生在上铺坐了起来,他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哈哈,李振,真会打算盘啊!们这几个全部考进神域了,我们其他人都是们的陪衬么?”

名额只有四个!

李振这么个说法,是让其他人不爽。

莫武马上冷冷冲宁无缺道:“怎么,小子,不爽咋地?”

宁无缺也是心高气傲的人,他想发作,但是看见李振这小团体,最后还是只有冷笑一声,忍了下去。

莫武性格里带着张扬。

李振也不理宁无缺了,而是冲陈扬亲热的道:“陈扬兄弟,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了,倒是大家可得相互多照应一些呀。”

陈扬不由摸了摸鼻子,他觉得有些郁闷。

本来嘛,这个李振是个圆滑的人。圆滑的人都喜欢组建小团体。

其他的考生,个个心高气傲,懒得组团体。

陈扬郁闷的是,李振个狗日的,谁都不找就找我干嘛?是不是看哥哥我修为最弱,好控制一些啊?

很显然,这是唯一的答案。

陈扬却也不拒绝,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树敌。毕竟在这里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。

他就一笑,说道:“那是当然。李哥可得多罩着点小弟我。”

李振见陈扬这么上道,立刻满意的拍拍陈扬的肩膀,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便在这时,莫武又很好奇的问陈扬。他嘴巴朝上铺努了努,小声道:“陈扬,这司徒灵儿跟是什么关系啊?她好像很听的话,是马子吗?靠,兄弟,行啊,这么水淋淋的小白菜都被给拱了。”

陈扬正色说道:“她是我的妻子。”

莫武呆住,随后,他就有些不好意思了,道:“嘿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话语里还有些失望的意味。

司徒灵儿这么漂亮的姑娘,男人看到多少都会有些想法。

一个小时后,王顺前来带众人去食堂吃饭。

那食堂是军营的食堂,很是宽敞,明亮。

这时候,外面的鹅毛大雪一直在下,地面已经有了一层白。

食堂里,黑压压的军营士兵在用餐。

: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