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餐厅出来,云薇暖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合欢树下打电话的厉啸寒。

他也正好看到她,一边打电话,他一边对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过去。

柳明明“哟哟”两声,拍了拍云薇暖的屁股:“进击吧,姐妹,你的汉子来找你了!”

“所以,你是羡慕嫉妒恨了吗?你这蜜桃身材,很招男同事喜欢呢,来来来,我检查一下。”

云薇暖作势去捏柳明明的腰,被她笑骂着躲开:“你这个女流氓,不要非礼我,去非礼你的汉子!”

知道厉啸寒真实身份的姜蕊可不敢造次,她只做个聪明的小狗腿,催着云薇暖赶紧去霸总那边。

云薇暖一路小跑着奔到厉啸寒身边,他刚好挂了电话。

今天的太阳有些火辣,云薇暖只跑这短短几步,额头已经沁出薄薄的汗,脸颊红扑扑的,眼睛亮晶晶的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专门等我吗?”

仰头看着厉啸寒,云薇暖笑得娇憨可爱,惹得厉啸寒也不顾这是外面,俯身亲了亲她的唇。

“对呀,等你,再去投资管理部似乎也不方便,怕你太想我,所以就来这里等你。”

云薇暖哼了声,抬起下巴一脸傲娇说道:“怕是你想我了吧?还找借口说我想你,我可不想你,我现在很忙的。”

艳若桃李芬芳美女倾城面貌

霸总:我也很忙,我忙得都快飞起了,但我还是照样想你想的厉害,恨不得扔下手中所有事去找你。

“去我办公室陪陪我,好吗?”

厉啸寒揽着云薇暖纤细的腰肢,一边往电梯走去,一边笑着问道。

听到这话,云薇暖“啊”了声,一脸迟疑。

“可那是高管办公区哎,我一个小职员,去那里不合适,万一被人看到了,对你影响也不好。”

厉啸寒心中默默说道:呵,谁敢哔哔一句,我马上让对方去非洲挖矿!

“没事的,大家都很忙,没人会关注我的,再说了,现在是午休时间,谁管得着我们在干嘛?对不对?”

不由分说牵着云薇暖的手上了电梯,厉啸寒一个劲儿给云薇暖洗脑。

看着厉啸寒摁了电梯,云薇暖不在说话,脸颊微微有些泛红,这个男人,真的是……

高管办公区在总裁办公室楼下,整个楼层只有不到十个办公室,都有独立的区域,日光从落地玻璃窗照进来,光线很好,比云薇暖所在的格子间不知道明亮多少倍。

“哇,果然是高管办公区,这环境,这空间,太棒了。”

出了电梯,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,脚下的地砖亮可鉴人,绿植郁郁葱葱,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百合的味道。

厉啸寒大刺刺揽着云薇暖的腰,笑道:“你喜欢这里?那要不是考虑换部门,来这里和我在一起?”

“哼,贫贱不能移,我是投资管理部培养出来的,我才不为这点蝇头小利打动,我要为我的部门发光发热。”

云薇暖很有志气拒绝了厉啸寒的邀请,呵,她也是有底线的好吧。

厉啸寒:媳妇儿你想啥呢,整个公司都是咱们家的,你就是老板娘,发光发热这种事交给其他人去做,你要做的,就是好好做个剥削员工的资本家。

“我也需要你,我也需要你为我发光发热,我也需要你的爱抚和照顾。”

厉啸寒揽紧云薇暖的腰,几乎将她整个人抱在自己怀中。

听到身边男人撒娇的话,云薇暖笑骂道:“呸,你又不是小孩子,还需要我照顾?需要我喂你吗?”

天地可鉴,云薇暖这喂绝对是很纯洁的词语,就是笑话厉啸寒像个小婴儿。

但心思不纯洁的霸总却瞬间邪恶了。

嗯?喂?喂啥?

“所以,你要亲自来吗?那我很需要,迫切需要。”厉啸寒一边说着,一边意有所指用指尖点了点云薇暖的衣领。

愣了三秒钟,云薇暖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。

“啊啊啊啊,你流氓!你想到哪里去了。”

云薇暖忍不住拔高声音,捂住衣领尖叫道,这个男人,是随时随地都能化身泰日天啊!

看着身边小女人又惊又羞瞪大了眼睛,厉啸寒忍不住开怀大笑,将她抱得更紧了。

俩人这动静着实有点大,两个分管副总正在茶水间喝茶聊天,听到笑声探出头来,正好看到云薇暖被厉啸寒抱在怀中的一幕。

双方目光对视,都愣在了当场。

副总内心慌得一批:糟糕,打扰了总裁的好事,他们药丸!

云薇暖内心慌得一批:糟糕,忘记这里是高管办公区了,她大喊大叫的,药丸!

厉啸寒面无表情:这俩副总太没眼力劲儿了,差评!扣奖金!

双方队员除了厉啸寒之外,都很懵逼很慌张,内心都很虚。

“那什么……黄总,刚才你说什么来着?你又要结婚了?恭喜恭喜,祝你早日离婚。”

云薇暖目送着两位副总离开,她有些懵逼,他们就那么从她身边路过了?都没看一眼她?而且人家明明结婚,为啥要祝人家早日离婚?

“你看,我说过了,我们都是独立办公互不干涉的。”

对两位副总的识相很满意,厉啸寒重新揽着云薇暖的腰肢,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去,一边说道。

云薇暖长长松了一口气:“我之前听说,那位黄总是出了名的暴脾气,可这么看来,他也挺好的呢。”

还没走远的黄总差点跪在地上:妈的,谁他妈说我暴脾气的?是谁?有种给我站出来,是个男人就单挑啊。

然而这还不是最打击的,黄总隐约听到总裁的话:“啥?黄总暴脾气?他吼过你吗?回头我帮你收拾他。”

黄总:“……”

我做错了什么?所以我不应该在这里,我应该在车底。

跟着厉啸寒进了办公室,还没来得及打量一眼办公室的布置,云薇暖已经被厉啸寒困在门和他的胸膛之间。

“想我没?”

俩人几乎鼻尖碰鼻尖,此时这样的姿势,这样的距离,很暧昧。

云薇暖的脸颊泛着桃粉,却还是嘴硬:“我才不想你,哼!”这话说完,云薇暖就后悔了,因为,某个男人的唇已经袭来,在她红唇上辗转反侧,试图用惨无人道的“暴行”逼迫她说实话。

: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