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睡着?”何管家不能置信,越发觉得这几位医生简直就是胡扯,少爷长年难以入眠的事情,几乎是国皆知,他们居然说少爷刚才睡着了,他那么大声叫少爷,少爷能醒

不来?

“行了,你们下去吧。”何管家不想再听了,直接让他们走了,他又返回到房间,看到聂向晨正呆呆的坐在床上。

他立刻跟聂向晨说:“少爷,我已经让人处理了那个臭小子。”聂向晨抬头看何管家,脑子里却回想起他睡着之前的事情,他晚上睡不着,在池塘边上等日出,就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去池塘洗澡,他还帮了那个小男孩儿,后来他怎么

就睡着了呢?

睡着前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他抬头看向何管家问:“他呢?”

“他?”何管家有些茫然,“谁?”

“我睡着之前有一个小男孩儿在我身边。”聂向晨盯着何管家。

何管家这下彻底愣住了,他眨着眼睛看聂向晨,“少,少爷,您的意思是您真的是睡着了?”

“嗯。”聂向晨点头,“那个小男孩儿呢?”

“呃……”何管家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说:“我们赶到的时侯,我看到那个小男孩儿推了您一把,我以为您是被他推的晕倒了,所以,让他们教官处置了他。”

聂向晨这下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处置?怎么处置?”

房间里的爱心妹子如此纯真

“这,这个我也不清楚,要不我把他们教官叫来问问?”

“不用,直接带我去找他。”聂向晨声音淡淡的,从床上跳了下来,赤着脚便往外走。

“少爷,您先把鞋穿上。”何管家拎着聂向晨的鞋小跑到他身边,将鞋放到他脚边,他快速的穿好鞋,直接去了教官的办公室。

聂少爷亲自过来,教官赶紧迎上前,“聂少爷,您放心,我已经严惩那臭小子,您身体没事儿吧?”

聂向晨扫了教官一眼,“他在哪儿?”教官邀功道:“我给了他十鞭子,现在把他泡在水房里呢,咱们这里的水房每十分钟没顶一次,每没顶一次都有一分钟,有够他受的了,您要是还不满意,等他在水房的时

间待够了,我再带他去暗房……”

“带我去水房。”聂向晨已经抬步朝外面走。

教官看着聂向晨这焦急的模样,不解的看向何管家。

何管家压低了声音说:“赶紧的去水房吧。”

教官怔了一下,随即赶紧走到前面,带着聂向晨到了水房。

此刻水房的水已然没顶,公上晴已然没有力气再挣扎了,她想她可能真的快要死了,任由身体在水里不断的往下沉去。

聂向晨站在台子上看到公上晴无助的模样,脑子里又浮现起一个画面,一个小女孩儿满面泪痕,落入水里,最后耳边响起一句,“我恨你。”

他的脸色瞬间苍白,声音微颤着说:“把他救出来,快点把他救出来。”

教官看向何管家,何管家也历声道:“你看我做什么?让你救人呢。”

教官赶紧操纵着机关,将水房的水一点点的放掉,公上晴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地板上,浑身湿透,一动不动,脸色苍白,像一个死人。

聂向晨快步向下走去。

何管家赶紧叫他,“少爷,您不能下去呀……”

聂向晨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跑进水房,水湿了他的鞋和裤子,他也不管,伸手抱起公上晴,“你醒醒。”

公上晴眼睛微张开了一下,叫了一声,“聂向晨……”

然后又闭上,最后陷入了无尽黑暗。

聂向晨将他抱起,一步一步的往外面走去。

何管家伸手要将公上晴接过去,可是聂向晨却没有让他碰,自己直接抱着公上晴去了自己的休息室。

教官不明所以的看着何管家,问:“何管家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不是您说要严惩的嘛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保管家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说:“好像是误会了那孩子……”

“何管家,请医生。”

何管家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聂向晨叫他,他赶紧对教官说:“行了,别问了,赶紧的请医生吧。”医生请来,给公上晴好好的检醒了一下身体,开口说:“没事儿,这孩子意志力很强的,只是太过于疲惫,晕过去了,醒了就好了,没什么大事儿,不过身上有些外伤,这

得好好治治,在水里泡的都胀了,过几天天热了,估计要化脓了。”

“给他最好的药。”聂向晨淡声说道。

“是,少爷,我这就去拿药。”医生一边收着自己的东西,一边说道。

何管家跟着医生去拿药,聂向晨就坐在床边看着公上晴的睡颜,忍不住伸手抚了一下她的脸,自言自语道:“长的真像。”

何管家拿了一大堆药回来,有外敷的,也有内服的。

他把药按照医生的交待分了个类,然后拿着外敷的药走过来,说:“少爷,您去休息吧,我找人来照看他,让人给他上药吧。”

聂向晨看向何管家,朝他伸手,“给我。”

“少爷,你……”何管家不能置信,自家少爷平时在家里可是什么都不会干的人,现在这是要做什么啊?要给这个低贱的暗卫上药?

“拿来。”聂向晨又说了一句。

何管家这才将药膏递到聂向晨手里,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要不然我来吧?”

就算不找别人来给这孩子上药,那也不能让少爷亲自动手啊,就算是误会了他,为照顾就好了。

聂向晨没有理会何管家,而是认认真真的打开药膏的盖子,用手指挖了一些药膏在手上,先给她脸上轻轻的涂上药,然后是手上,胳膊上……

等这些地方涂完了,他歪头看着公上晴脖子上好像也有伤,那身上应该也不少伤吧?

于是他动手去解她的衣服扣子,此刻公上晴穿着他早上的那件外套,他解起扣子来很是娴熟。

刚解了两颗扣子,公上晴睫毛轻颤了一下,张开了眼睛。

感觉到有人在解她的扣子,公上晴伸手按住了那只手。他的手微微的凉。

:
Previous Post
«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