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扬闻言,马上说道:“不对吧,这天道笔之前是在洛天情手上。而在洛天情之前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拿过这天道笔。所以我怎么能排第四呢?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除开圆觉之后,天道笔再无光芒。所以,不管拿过这笔的有几人,都不算是其主人。将来道友拿着天道笔,若是没有展现出其锋芒,一样算不得第四位主人。”

陈扬若有所思,觉得灵慧和尚所说也不无道理。他接着说道:“但天道笔连器灵都没有了,我怎么能够展现其锋芒呢?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非也。这天道笔的名字叫什么?天道啊!其器灵也是秉承天道,而道友乃是天命之王,便是没有器灵,道友也应该能施展出其无上之威力来。”

陈扬说道:“说的好有道理,我居然无言以对。”

灵慧和尚愣了好半晌,然后说道:“道友是在夸奖贫僧吗?”

陈扬哑然失笑,然后说道:“没错,就是夸。”

“这笔,我还是得好好研究下。”末了,陈扬说道。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道友是得好好研究下,这么些年来,道友法宝一大堆,但是就从没遇到一件好使,贴心的法宝。这天道笔,长可作剑,又可画出无上笔锋。说不定以后,这天道笔会成为道友的一个标志呢。”

也是在这时,外面脚步声传来。

却是乔凝回来了。

灵慧和尚自也不必避讳。

清纯美少女闺房性感私照流出

乔凝推门进来后,显得疲惫。她看了一眼灵慧和尚,微微意外,说道:“和尚怎么没继续睡大觉了?”

灵慧和尚微微一笑,说道:“陈扬道友得了好东西,贫僧出来是恭喜的。”

“哦,什么好东西?”乔凝也颇感兴趣。

陈扬亮出了天道笔,说道:“就是这东西。”

乔凝看到天道笔,倒不觉得惊奇,说道:“这东西在洛天情手里多年,也没那个大佬看得上啊!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这就是乔姑娘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了。”

乔凝落座,便说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灵慧和尚就将天道笔的来历,还有陈扬的特殊性说了出来。乔凝听后,果然也觉这天道笔不同凡响。

灵慧和尚又说道:“万事万物,都讲究个缘分。之前那山海珠,虽然也是通天彻地之物。但它似乎并不属于陈扬道友,所以在陈扬道友手中,一直发挥不出什么威力来。后来,陈扬道友又将其送给了秦林道友,想来陈扬道友是不会去收回了,对吧?”

陈扬马上说道:“虽说当时是临终托付,但我给二哥的几件至宝本身就得要回来。那如果再将山海珠也一并要回来,我也太过小气了。所以不管山海珠有多珍贵,我都不会要回来。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所以,道理是这个道理。便是因为山海珠与陈扬道友终究是没有缘分啊!”

陈扬说道:“所以,山海珠从媚娘手中到我手中,再到二哥手中,这一切都是我二哥的一场缘分?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可以这么说啊!”

“对了,去跟媚娘谈了这么久,谈得怎么样?”陈扬转而问乔凝。

乔凝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她去意已决。”

陈扬也只能微微叹息。

乔凝说道:“她真不该走的,我不说她在这少威府对我们而言很重要。便是她自身,以她的修为,她无门无派,这般出去,也太危险了。更何况,如今杀劫汹涌,出去了之后,更是凶险万分。陈扬,她不过是要个名分,总说是为她好才不给这个名分。他日她若是在外面出了个好歹,可别追悔莫及。”

陈扬显得有些无奈,他说道:“我知道外面凶险,所以我连一些丹药和好的法器都不敢给她。就怕她是怀璧其罪!”

乔凝说道:“要不再去劝劝她吧。”

陈扬说道:“好吧,我再去一趟。”

“如果劝到了她的床上,放心,我不会生气的。”乔凝补充了一句。

陈扬不由翻了个白眼。

之后,陈扬就离开了房间,穿过曲廊,庭院,然后来到了聂媚娘的房间前。

里面有微弱的灯光。

可以看见烛火在摇曳。

陈扬敲门。

聂媚娘柔柔的声音传出来,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陈扬推门而入。

灯光下,聂媚娘一身黑衣,正在桌前看着一本书。

陈扬进来后,一笑,道:“这么晚了,在看什么书呢?”

聂媚娘见到陈扬,也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坐吧,我给泡茶。”她说完就放下了书。

陈扬在桌前坐下,顺便瞄了下那书。却是一本演义戏曲,属于古言文那种,反正是陈扬看了都觉得头大的。但聂媚娘看这种却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聂媚娘很快就泡了一壶茶过来,那茶香顿时溢满整个房间。

陈扬喝了一口热茶,便觉沁人心脾,很是受用。

“这茶真好喝,若走后,我便再也享受不到了。”陈扬感叹说道。

聂媚娘说道:“我已经教会了碧月,放心吧,即使我不在,她也能给泡好茶的。”

陈扬语音一沉,然后说道:“媚娘,要知道,现在的江湖和以往的江湖已经不同了。以前是为兰剑一卖命过,也行走四方。但现在杀劫降临,一个弱女子出去,凶险万分。他日我若是听到不幸的消息,即便我能为报仇,可又能回来吗?”

聂媚娘说道:“以我的修为,在们的面前,的确算得上弱女子。不过似乎忘了,在我们刚认识之前,也强不了我多少。而这短短几年,的进步简直神速。可我若在这里一直待下去,我就会一直原地踏步,永远都是一个弱女子。永远都不能走出这少威府。”

“恕我直言!”陈扬说道:“媚娘,并非修炼的天才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聂媚娘说道。

陈扬说道:“而且不会太向往这种修炼的生活,喜欢平静,少威府很合适。”

聂媚娘说道:“陈扬,不用太为我担心。我会在大康的地界之内行动的,大康的地界里,还是相对安全的。没有什么修士敢胡乱作为的。”

陈扬叹了口气,他感受到了媚娘的坚决。

聂媚娘随后说道: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不是吗?”

陈扬想了想,从戒须弥里取出了一样法宝来。这是一件护身玉符,陈扬加持了力量在里面。

“这个收着吧,如果遇到危险,它可以保护。如果实在抵挡不住时,我若是可以出现,一定会及时赶过来的。”陈扬如是说道。

聂媚娘也不推辞,她接过护身玉符,说道:“谢谢!”

随后,陈扬问道:“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聂媚娘说道:“等们走后,我再走吧。”

陈扬呆了一呆,说道:“哦!”

最终,陈扬也没能劝下聂媚娘。他回到了房间里。

灵慧和尚已经在他的玄黄神谷种子里面睡大觉,陈扬将其封死,然后就钻入到了床上。

床上,乔凝已经熟睡。她穿着薄纱裙子,春光无限。

这真是一副海棠春睡的美人图。

陈扬满足的拥住了乔凝。

尽管这是盛夏,天气很热。但对陈扬和乔凝这样的人,他们的自我排解能力很强,所以身上没有一丝汗,而且还冰冰凉凉的。

乔凝在熟睡中,却是被陈扬的骚扰给弄醒的。陈扬吻着她的耳垂,这让乔凝觉得痒丝丝的,却又感到情意在涌动。

“讨厌啊,还让不让人睡了?”乔凝嘟囔说道。

陈扬嘻嘻一笑。

于是,自然又是一轮腥风血雨,肉搏互杀。

风狂雨急,春光旖旎,自是不必多说。

激情过后,乔凝满脸潮红,满足而又娇媚。

她依偎在陈扬怀里,问道:“去劝得怎么样啊?”

陈扬说道:“她执意要走。”

乔凝说道:“要是将她往床上一按,我保证第二天,她再不会说走这个字。”

陈扬在她胸上抓了一把,说道:“这小野猫,难道就真不知道我的心思吗?”

乔凝吃吃一笑,说道:“我现在知道了,觉得有我就很满足嘛。”

陈扬说道:“那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。”

乔凝嘻嘻一笑,说道:“好吧。”

这时候还是半夜,离天亮还早。乔凝经过了这一场运动,很是满足,于是就又沉沉睡去。陈扬却是坐了起来,他拿出天道笔再次研究起来。

这一瞬,陈扬的法力探入到了天道笔里面。

轰的一声!

陈扬顿时觉得脑袋之中似乎有东西炸开了。

因为他的脑域和天道笔联系在了一起。

陈扬看见了浩瀚的一幕。

便是在天道笔的里面,居然有九座雪山!

浩瀚,惊险,广阔,苍凉,种种感觉涌上陈扬的心头。

那九座雪山有种耸入云霄的感觉。

就像是九座巨大的晶壁一样!

之前,陈扬抹去洛天情在天道笔的法力时,他都没有感受到如此浩瀚的天道笔。而眼前一切,似乎是发生了改变。

“难道真的因为我是天命之王?难道这天道笔跟我是真有缘分?”陈扬不禁暗暗的想道。

: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