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方俞再次逼起了她年少的脾气。

“艾拉,我要记住,我是男人,不是姐夫。”

说完,他松开艾拉脖子上的手,转身打开酒店的门,离开。

他最后的心是伤痛的吧,艾拉不在乎。

等到卧室归于安静,艾拉一抬手,摸到了脸上的眼泪,还有嘴角的红肿。

她对着镜子中,泪人说:“艾拉,做的对。”

他可以枉顾道德,自己必须要遵守。

次日在餐厅,沈方俞再次见到她们,他不打招呼的直接坐在艾拉的身边。

“BOSS,太太早上好。”

云舒手中拿着的是酒店的小笼包,和谢闵行的手艺相比差远了。

于是她只吃里边的肉团,白色的皮儿放在盘子里。

看到沈方俞,她正在给包子“开膛破肚”取肉呢。

清纯美少女双马尾调皮可爱图片

“沈总早上好。”

沈方俞看到云舒的动作,在肉包子的底盘用刀子割开,取出里边的肉咬了一口,挑剔的放下,皮儿分给丈夫和儿子。

沈方俞巴结着说:“太太好吃法,这是中西结合营养早餐?”

云舒:“不是,这里的包子不好吃。”

不好吃就别吃啊,干嘛要吃馅儿呢?心中这样想,沈方俞却不会自寻死路的说出口,毕竟得讨好太太要人。

他想了想说:“太太的吃法,值得学习,以后我遇到不想吃的也模仿太太。”

云舒瞄了眼丈夫,“属下一直巴结我是什么意思?”

不久,沈方俞就说:“太太,能不能把艾拉放了,我手中的能人随便挑。”

“哦~原来这才是的目的啊。不放!要我们艾拉干什么?沈总,可是个丧妻之人,艾拉去了怎么找对象?”

沈方俞此刻后悔昨天早上那样说了,当时自己误以为她有了男朋友,故意提起小薇姐的名字气她,没想到这是误会,而他们的太太是个记仇且护短的。

艾拉放下筷子:“沈总,昨天晚上我说的不够清楚么?”

云舒眉毛扬起,妈呀,这两人昨晚上还见面了?有没有像她们夫妻俩昨晚上那样亲亲抱抱呀?

小妮子的屁股朝丈夫的地方移动了移动,她板着谢闵行的手臂在他耳边小声问;“沈方俞喜欢的是艾拉吧?”

“太太,我们的交换条件看可以么?”

云舒摇头,“不行,除了艾拉其他人我用不惯。”

云舒又在罗马逗留了几日,等谢闵行的皮鞋做好,她抱着皮鞋带着艾拉飞回了北国。

沈方俞又去找云舒谈条件的时候,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他:“先生和太太一早的飞机走了,艾特助也走了。”

沈方俞点头:“多谢。”

回到北国,谢闵行车钥匙给云舒:“带着长溯先回家,我去一趟公司。”

艾拉:“总裁,需不需要我回去帮?”

“不用,回去休息。”

云舒挥手和丈夫再见,她把孩子放在那拉的手中,“路上聊聊。”

艾拉和沈方俞是一对校服情侣,艾薇比艾拉大两岁。她和沈方俞的情,艾薇一直知道。她是一个知心姐姐,艾拉所有的事情都会给姐姐分享。

在艾拉上学期间,她和沈方俞就同居了。艾薇那段时间,揍了她一顿,她说:“们现在就是两个孩子,未来的路还不知道怎么走就敢把自己交给他。”艾薇因为她的大胆,暗中找了沈方俞好几次。

沈方俞也向艾薇不止一次的发誓,他会对小艾负责,他会一直爱她。

这才打消了艾薇的担心。

艾拉说:“可能他们就是在那样一来二去的情况下产生感情了吧。沈方俞这样的人,在学校就是校草,喜欢他的人很多,没想到最后我姐也喜欢上了。”

云舒开着车说:“姐对应该挺好的,不会和抢男朋友吧?”

“我是在他紧锁的抽屉里发现了那张结婚证书。期初我也不相信,后来我去有关部门调查了,她们那会儿已经领证一个月了。太太,我亲手布置的我最爱姐姐的婚礼却也是我男朋友的婚礼。他们还在我身边笑的一脸幸福,太讽刺了。”

“姐是怎么死的?”

“被酒鬼撞死的。”

艾拉实在是想不出来,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车子到了伊人眷坊楼下,艾拉解开安全带,“太太,我只想留在北国。”

云舒安慰她一笑,“放心,我不会把拱手让人的。”

小家伙坐到了后座他的椅子上,哼着西游记的片头曲开着车子往家中回。

大少夫人回来了!这一消息,直

接让所有人聚集在老宅等她们。

云舒停好车,她打开后备箱,“西子,提东西,给们买了许多的礼物。”

她将儿子抱下车,“自己去找曾爷爷。”

林轻轻家的两个女儿在学步车中,推着车子去找谢公子玩儿。

“小舒,借着办公时间外出度假,以后还敢出差么?”

云舒:“怎么不敢出差,我决定,以后想去哪儿旅游就说去哪儿出差。”

林轻轻帮谢闵西提了几袋东西,“就算去玩儿,也得考虑考虑大哥的时间,他有时间陪么?”

自家老公,云舒突然想到了。

他确实没时间。

林轻轻家的两小只来回推着学步车走。云舒看到后,内心一个触动,她看了眼林轻轻:“雨滴和酒儿比较黏谁?”

“雨滴谁也不黏,酒儿看颜值。”

云舒意有所思的点头。

“又萌发什么想法了?”

云舒看了眼懂她的小姐妹,她说:“我发现,我老公太难了。”

从孩子出生起,她就陪伴了一段时间,后来她上课学习,孩子是三拨人轮番照顾,这里边几乎没她的事儿,都是她丈夫在操心。

再后来,她实习,孩子几乎天天在老公的办公室。

如今她工作,谢闵行掌管着全球的谢氏集团运营,谢闵行依旧是她家照顾孩子的那个。做饭是他,养孩子是他,挣钱也是他……

谢闵行还要时不时的宠溺一下小妻子,花时间陪儿子做拼图拼乐高,带她们娘俩外出旅游。

想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,给儿子一个愉快的童年。

“轻轻,我老公应该很忙吧。”

想起他加班到深夜,翌日精神勃发的继续陪她们的样子,小妮子说:“我做妻子是不是不合格?”

谢闵行的衬衣西服,她都没有熨烫过。

整日就知道花钱,吃饭,逛街,娱乐。

云舒坐在沙发上,看着儿子坐在他的小汽车内,在客厅来回跑。

林轻轻:“大哥就喜欢这个样子。”

小妮子摇头,“时间久,他会累。”

好几次,谢闵行不能在家中办公,小家伙时不时的进入打扰,在公司,他也在办公期间,小家伙去讨要吃的……很多。

作为一个妈妈,云舒分的很清楚,家庭第一。

晚上,谢闵行回到家,看到母子俩在沙发上等他。

谢闵行换上拖鞋,将外套挂在衣架上。“坐的这么整齐,不开心?谁惹了乖?”

云舒:“老公,长溯的幼儿园就定在江左附近吧,我上下班带着他。”

“怎么突然决定了?”

云舒:“我是一个妈妈,我应该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。”

“乖,尽到了。”

谢闵行坐在沙发里,小家伙就爬上去,抱着爸爸的脸,啃一口。

云舒也在另一边亲吻他,“我不会做饭,没有为洗过衣服,整日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,不知道帮分享,就知道找撒娇。其实,很辛苦的老公,我心疼。”

谢闵行两只手一边楼一个,“我娶妻可不是为了给我做饭洗衣服的。”

: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sdclm.com/wp-content/themes/calotropis/includes/layout.php on line 75